1. <table id="g5ctn"></table>
        2. <meter id="g5ctn"></meter><input id="g5ctn"><acronym id="g5ctn"></acronym></input>
          您好!歡迎來到網盛企業風險評級中心 - 企業風險評級服務平臺
          會員登錄
          動態 查看更多
          • 12月30日,中國人民銀行舉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和綠色金融新聞發布會。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王信、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支付結算司副司長嚴芳、征信中心主任張子紅出席發布會,人民銀行辦公廳副主任羅延楓主持發布會。
             
            金融支持實體經濟力度穩固
             
            2021年以來,人民銀行堅持以我為主、穩字當頭,實施好穩健的貨幣政策,加大跨周期調節力度,兩次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各0.5個百分點,合計釋放長期流動性2.2萬億元。兩次召開金融機構貨幣信貸形勢分析座談會,引導金融機構增強信貸總量增長的穩定性。持續釋放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改革潛力,優化存款利率監管,一年期LPR下行5個基點,下調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0.25個百分點,促進降低企業綜合融資成本。先后增加2000億元再貸款額度支持信貸增長緩慢地區,增加3000億元支小再貸款額度,推出碳減排支持工具和支持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將兩項直達工具轉換為支持小微企業的市場化工具。
             
            孫國峰表示,總的來看,貨幣政策體現了靈活精準、合理適度的要求,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保持合理增長,金融支持實體經濟力度穩固。今年前11個月新增貸款18.8萬億元,同比多增4384億元。11月末,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分別為8.5%和10.1%,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
             
            孫國峰表示,2022年,人民銀行將認真貫徹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把握好三個“穩”,進一步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一是貨幣信貸總量穩定增長。綜合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二是金融結構穩步優化。發揮好貨幣政策工具的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精準發力,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科技創新、綠色發展的支持,支持經濟高質量發展。三是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健全市場化利率形成和傳導機制,發揮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改革效能,促進企業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
             
            對于兩項直達工具轉換為支持小微企業的市場化工具具體安排,孫國峰介紹,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支持工具轉換為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工具,從2022年起到2023年6月底,人民銀行對地方法人銀行發放的普惠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貸款,按照余額增量的1%提供資金,鼓勵增加普惠小微貸款。從2022年起將普惠小微信用貸款支持計劃并入支農支小再貸款,原來用于支持普惠小微信用貸款的4000億元再貸款額度可以滾動使用,必要時可再進一步增加再貸款額度。今年12月7日,人民銀行下調了一年期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0.25個百分點至2%,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更加優惠。符合條件的地方法人銀行發放普惠小微信用貸款,可向人民銀行申請再貸款優惠資金支持。

            突出“實”字  進一步做好小微金融服務
             
            今年小微企業融資繼續保持“量增、面擴、價降、結構優化”的良好態勢。從覆蓋面來看,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小微經營主體4304萬戶,同比增長35%,增速比上年末高出15.6個百分點。從結構來看,信用貸款占比持續提升,11月末,普惠小微貸款中信用貸款占17.8%,較去年末高2.4個百分點;專精特新企業支持力度不斷增強,11月末,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整體獲貸率71.8%,戶均貸款余額7620萬元。
             
            對于如何進一步做好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鄒瀾表示,將重點突出一個“實”字,深入推進以下幾方面的工作:
             
            一是用好多種貨幣政策工具。做好兩項直達實體經濟貨幣政策工具的接續轉換,運用好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工具,加大對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的貸款投放,繼續增加首貸、續貸、信用貸。
             
            二是持續開展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能力提升工程。推動金融機構繼續優化內部政策安排,強化金融科技賦能,增強客戶識別、信用評價、貸款定價及風險管理能力,改進完善貸款盡職免責內部認定標準和流程。支持金融機構發行小微企業專項金融債券。
             
            三是提高中小微企業供應鏈融資可得性。配合相關部門繼續開展清理拖欠中小企業賬款專項行動,保障中小微企業的權益。發揮供應鏈票據平臺、中征應收賬款融資服務平臺、動產融資統一登記公示系統作用,進一步便利中小微企業的融資。規范開展供應鏈金融創新,解決中小微企業缺乏抵押物的問題。
             
            四是推動完善中小微企業融資配套機制。加強政銀企對接,構建常態化、便捷化、網絡化對接機制,擴展中小微企業信用信息共享覆蓋面,提升服務效率和精準度。推動更好發揮政府性融資擔保作用,加大貸款貼息和獎補,為中小微企業融資增信分險。
             
            引導和撬動更多資金進入碳減排領域
             
            就綠色金融發展,王信表示,今年在標準制定、激勵政策、國際合作等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貢獻了力量。
             
            2021年,“國內統一、國際接軌、清晰可執行”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加快構建。包括《綠色金融術語》國家標準已完成首輪意見征集,《金融機構環境信息披露指南》《環境權益融資工具》兩項行業標準已發布,另有三項行業標準已完成送審、一項行業標準已立項。今年4月,人民銀行聯合國家發展改革委、證監會印發了《綠色債券支持項目目錄(2021年版)》,實現了國內綠色債券界定標準的統一。與此同時,環境信息披露要求和金融監管不斷強化,激勵約束機制進一步完善,綠色金融國際合作也不斷深化。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我國綠色貸款余額已接近15萬億元,綠色債券余額超過1萬億元,均居世界前列。創新推出碳中和債、可持續發展掛鉤債等金融產品,有效提高金融服務碳減排的針對性。
             
            就碳減排支持工具和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孫國峰介紹,兩個工具既各有側重,也有共同點。前者重點支持清潔能源,后者重點支持作為傳統能源的煤炭煤電的清潔高效利用。兩個工具提供資金支持的方式都采取“先貸后借”的直達機制,金融機構自主決策、自擔風險向相關領域內的企業發放優惠利率貸款,人民銀行對于符合要求的貸款按貸款本金的一定比例予以低成本資金支持。碳減排支持工具的支持比例是60%,支持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的支持比例為100%,利率均為1.75%。
             
            王信表示,下一步金融部門將更加積極主動作為,著力做好以下工作:一是健全頂層設計,引導和撬動更多資金進入碳減排領域,推動能源結構、產業結構、生產和生活方式全方位綠色低碳轉型。二是推動標準研制,完善綠色金融和轉型金融的標準。三是強化信息披露,開展金融機構碳核算,穩步推進氣候風險壓力測試。四是完善激勵約束,提升金融系統支持綠色低碳發展的內在動力。五是更好發揮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定價作用,以更加市場化的方法實現碳減排。
             
            統籌銀行賬戶優化服務和風險防控
             
            對于“小微企業開戶難”背后的原因,嚴芳表示,這是“老問題疊加了新因素”。近期,公安部門通報利用單位銀行賬戶轉移涉賭涉詐資金、出租出借買賣賬戶獲利,參與各類違法犯罪活動猖獗。2020年1月至2021年11月,僅用于電信網絡詐騙的單位銀行賬戶達到了5.85萬戶。從公安部門提供的涉案賬戶特征來看,主要集中在無固定經營場所、無辦公物料、無辦公人員等互聯網新業態的初創小微企業。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人民銀行統籌銀行賬戶優化服務和風險防控,將兩者放在同等重要地位。”嚴芳表示,人民銀行綜合施策,印發了《關于做好小微企業銀行賬戶優化服務和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創新推出簡易開戶和賬戶分類分級管理。對于小微企業有營業執照和法人身份證,如果商業銀行沒有正當的理由懷疑其從事違法犯罪活動,就可以開戶,但與小微企業約定合理限制賬戶功能、用途、驗證方式等,確??蛻麸L險大小與賬戶功能相匹配,同時對這些賬戶進行標識,加強事后的盡職調查和交易監測,做到在便利開戶的同時能夠防控風險。此外還包括“三公開”(公示開戶資料、開戶時限和開戶費用,公示負面清單,公示服務監督電話),加強商業銀行和公安部門的合作。
             
            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目前小微企業的開戶流程優化,數量顯著增加,時間大幅度縮減。2021年前11個月,企業(含個體工商戶)開戶共1275萬戶,同比增長22.3%。新設企業開戶率(新開戶企業數÷注冊登記數)為79.3%,同比上升了6.2個百分點,開戶時間縮減為1至3天,同比平均壓縮60%。
             
            另外,2021年6月25日,人民銀行會同銀保監會、國家發展改革委和市場監管總局等部門印發了《關于降低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支付手續費的通知》,相關措施已于9月30日落地實施。截至11月30日,銀行、支付機構、清算機構等各類型支付服務主體共向實體經濟讓利約54.5億元,累計惠及市場主體超過7300萬戶。
             
            動產融資統一登記  有效提升中小微企業融資服務水平
             
            據張子紅介紹,2021年以來,征信中心認真貫徹落實《國務院關于實施動產和權利擔保統一登記的決定》,在人民銀行的指導下,切實履行全國動產和權利擔保統一登記制度,保證動產融資統一登記公示系統的安全穩定運行,通過高效便捷的登記服務,為促進中小微企業動產融資業務增量擴面,提高中小微企業融資可獲得性,推動綠色金融創新發展發揮積極作用。
             
            據介紹,統一登記系統運行平穩,累計登記近1400萬筆,其中超過九成登記的擔保人為中小微企業。今年1至11月份,統一登記系統發生登記493萬筆,較去年同期增長71%。發生的各類動產和權利擔保業務中,擔保人為中小微企業的登記1285萬筆,占登記總量的95%,服務中小微企業564萬家。
             
            同時,統一登記助力動產融資資源有效轉化為抵質押品,中小微企業動產融資可獲得性增強,金融機構放貸意愿增強。在七類登記中,融資租賃登記較去年同期增長43%,應收賬款質押和轉讓登記較去年同期增長52%,生產設備、原材料、半成品、產品抵押登記、所有權保留、存款單、倉單、提單質押登記及其他動產和權利擔保登記等四類業務增長顯著,占比超過16%。各類機構積極開展動產擔保融資業務,今年1至11月,銀行等金融機構登記171萬筆,占登記量的35%,融資租賃、保理和擔保公司等機構登記275萬筆,占比56%。上述機構登記的總量占比達91%。
             
            日前,央行還發布了《動產和權利擔保統一登記辦法》,動產和權利擔保統一登記服務制度建設不斷健全。
             
            通過項目并購  做好房地產行業風險化解
             
            近期,人民銀行和銀保監會聯合印發通知,要求做好重點房地產企業風險處置項目并購金融服務。
             
            對此,鄒瀾表示,房地產企業間的項目并購是房地產行業化解風險、實現出清最有效的市場化手段。我國房地產行業的市場化程度是比較高的,從近幾年的數據看,現有的10萬余家房企中每年都會有將近500家進入司法破產重整,這是行業優勝劣汰、實現出清的重要方式。對于已經出險和資金周轉困難的房企集團持有的優質項目子公司股權或資產,不少行業內的優質民營、國有企業是有購買意愿的,這也就相應產生了專門的合理融資服務需求。為了充分發揮項目并購在防范化解房地產市場風險、推動行業健康發展和良性循環中的積極作用,同時進一步強調市場化、法治化風險化解原則,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聯合出臺了通知。
             
            通知從穩妥有序開展并購貸款業務、加大債券融資支持力度、積極提供并購融資顧問服務、提高兼并收購服務效率、做好風險管理等方面,鼓勵金融機構提高服務效率,為并購營造良好的融資環境,助力化解風險、促進行業出清。鄒瀾表示,從長遠看,通過并購等市場化方式推動房地產市場的結構性調整,有利于高負債企業集團資產、負債雙瘦身的同時保護住房消費者合法權益,有利于引導市場各主體更加重視項目本身的風險評估與管理,有利于形成房地產新發展模式,促進房地產業的良性循環和健康發展。
            2021-12-31 16:36:17
          • 截至2021年12月30日,包頭市新城億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承兌商票251,549,257.29元,拒付0元。


            數據來源:電子商業匯票系統(ECDS)

            查詢日期:12月30日
            重要提示:
            拒付參考率1=拒付總金額/承兌總金額
            拒付參考率2=拒付總筆數/承兌總筆數
             
            因銀行系統數據更新會有延遲,本公告僅針對于公告之日從銀行系統獲得的數據有效,并不代表企業當前最新的信用情況,任何投資都有風險,投資者應謹慎參考此信息并進行相應投資,歷史信息亦不代表未來表現,我們不對承兌人最終的承兌能力及意愿作出任何明示或暗示的承諾或擔保。
            2021-12-31 16:02:29
          • 人民銀行頒布《標準化票據管理辦法》,標志著標準化票據正式登陸我國金融市場。
             
            傳統商業票據到如今的標準化票據,中小企業的融資方式更進一步,融資效率也得到了有效的改善。
             
            過去,供應鏈金融中資金方總是各自為政,單獨投資,獨自承受風險。標準化票據的引入,使更多的資金方能夠參與到供應鏈金融當中,推動供應鏈金融的發展。但這其中還有很多值得我們探討的地方。
             
            標準化票據≠標準化的票據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公告〔2020〕第6號(標準化票據管理辦法)》的定義:標準化票據是指由存托機構歸集承兌人等核心信用要素相似、期限相近的票據,組建基礎資產池,進行現金流重組后,以入池票據的兌付現金流為償付支持而創設的面向銀行間市場的等分化、可交易的受益憑證。標準化票據在上海清算所登記托管,在票交所或銀行間債券市場交易流通。
             
            圖:標準化票據的交易流程
             
            標準化票據并非標準化樣式的票據,被標準化的其實是一種新創設的“受益憑證”。想要了解什么是標準化票據,就要從它的基礎——商業票據說起。
             
            什么是商業票據?
             
            舉個例子,張三開了一家企業,準備向你購買一些產品,但是他一時拿不出全額貨款,于是經過雙方友好磋商后,同意張三在貨物交割時向你出具一份未來支付貨款的承諾書,以此代替當場支付貨款,這份承諾書就是商業票據。
             
            當你拿到商業票據后可以等到約定日起向張三或者他的代理人追要貨款,也可以以一定的貼現率將商業票據貼現轉讓給其他的人或機構。
             
            那么什么是標準化票據?
             
            假如有一天,你需要一筆資金購買原材料,因為在上一段交易中張三沒有結清貨款,你沒有現金只有一張票據,由于張三的票據難以貼現,你面臨著資金鏈斷裂的危機。這時候,一家金融機構華麗登場,告訴你他愿意接手張三出具的票據,于是你痛快地將票據讓渡給他,拿回了現金。
             
            后來,這家金融機構還接手了由李四、王五等人出具的票據,并根據票據的風險、兌付期限等不同標準將標準相近的票據組成一個個基礎資產池,然后將資產池分別打包并等分作為金融產品在銀行間市場和票據交易市場出售給機構投資者們。
             
            這時候,投資者手中持有的就是標準化票據。等到約定的日期,金融機構憑借票據向張三等債務人追回債款,投資者就可以用標準化票據到存托機構兌回自己的本金和投資收益。
             
            商業票據和標準化票據的區別
             
            那么商業票據和標準化票據之間有什么區別呢?
             
            首先,商業票據的持有人直接持有票據,并擁有選擇提前貼現轉讓票據或持有到期進行兌付的權利;而標準化票據持有人并不直接持有票據,其購買的是受益憑證,享有到期受益權,也適用于現券買賣、回購、遠期等交易品種。
             
            其次,標準化票據類似商業票據ABS,但又不像ABS那樣進行分層,且相比于商業票據其債券屬性更強,風險更低。
             
            商業票據持有人直接面對票據承兌人違約的風險,標準化票據持有人與票據承兌人之間存在標準化票據存托機構作為風險緩沖,為投資者提供標準化票據相關的登記、托管、信息披露以及協助完成兌付、追索等服務,并且資產池中的商業票據資產大多屬于風險較低的優質票據,承兌人違約風險較低,所以投資人的風險更低。
             
            第三,商業票據只能在票據市場流通,而標準化票據獲得央行批準在票據市場和銀行間市場流通,流通性更好。
             
            所以,標準化票據不是標準化的商業票據,它和商業票據存在一定的聯系,但又不是完全相同。
             
            標準化票據的存在能夠幫助中小企業引入更多投資者,增加資金融入效率,緩解資金流動的壓力,從而推動中小企業的健康發展。而它如何做到這一點,這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標準化票據與中小企業融資
             
            上文說到,標準化票據并不是經過標準化處理的商業票據,而是一種以商業票據為基礎資產的收益憑證,能夠幫助中小型企業融資,推動其健康發展。那么問題來了,標準化票據究竟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呢?
             
            作為金融產品,商業票據的融資能力雖然不差,但是與標準化票據相比還是處于下風。
             
            ?風險高,市場認可度低的傳統商業票據
             
            在商業票據融資中,上游中小企業獲取下游核心企業開具的商業票據后,若需要以此融資,只能找到商業銀行或者貼現公司進行貼現。一般情況下中小型企業都選擇在商業銀行進行票據融資,對于銀行而言這屬于資產業務。
             
            票據貼現后,如果貼現銀行不愿繼續持有該票據,那么它只能進行轉貼現或再貼現操作。雖然這個過程中銀行與非銀行金融機構都會參與,但是最終持票機構只能是銀行機構。簡而言之,商業票據在被銀行貼現后只能在銀行間流通,非銀行機構只能作為流通的通道,而不能持有票據。
             
            然而,由于銀行需要對存款客戶負責,其投資風格偏向風險厭惡型,并且銀行普遍存在與出票企業之間信息不對稱的問題。因此對銀行而言,商業票據投資風險較高,并不屬于優質資產,故商業票據在銀行間的流通性不佳,不利于中小型企業票據融資。
             
            ?風險低,受市場歡迎的標準化票據
             
            標準化票據的基礎資產是商業票據,其存托機構在搭建商業票據資產池前需要對入池的票據進行風險分級,將風險相近的票據歸入同一資產池,并在出售標準化票據前將該資產池的信息完全披露給投資者。
             
            在標準化票據進入市場流通后,存托機構和經紀機構會實時更新資產池中商業票據的信息,投資者與商業票據出票企業之間信息不對稱的問題被有效解決,投資風險大大降低。
             
            除此之外,任何在銀行間市場與票據市場中的金融機構都能參與標準化票據的交易,其中不乏較銀行風險承受能力更強的投資者。標準化票據的交易方式除了貼現以外,還可以進行現券買賣、回購以及遠期等。
             
            因此,對于投資者而言標準化票據的流通渠道更多,金融市場對標準化票據的認可度更高。
             
            標準化票據如何助力中小企業融資
             
            標準化票據越受市場認可,流通性越高,自然會有越多的機構愿意收購商業票據,搭建票據資產池。
             
            站在需要票據融資的中小企業的角度來看,標準化票據誕生后,中小型企業票據融資的資金方不再局限于商業銀行與貼現公司,標準化票據存托機構也成為中小型企業的票據融資渠道。
             
            除此之外,中國人民銀行表示,標準化票據以票據作為基礎資產,聯通票據市場和債券市場,有利于發揮債券市場的專業投資和定價能力,增強票據融資功能和交易規范性。
             
            也就是說,商業票據在經過處理后產生的標準化票據將更好地發揮出商業票據的融資功能,更適合中小型企業解決資金短缺的問題,并推動其健康發展。
             
            標準化票據的出現不僅降低了中小型企業的融資難度,而且還推動了供應鏈金融的發展。
             
            標準化票據與供應鏈金融
             
            上文說到,標準化票據推動了供應鏈金融的發展,那么什么是供應鏈金融(Supply Chain Finance)?
             
            1.淺談供應鏈金融
             
            供應鏈金融是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通過供應鏈關系將具有良好信用的核心企業與其上下游中小企業聯系起來,一同提供綜合金融服務的一種新型金融模式,包括資金借貸、支付結算以及財務管理等金融服務。
             
            舉個例子,假設在某一個平行宇宙中張三是一家中小型金融機構的老板,準備響應中央扶持中小企業的號召,為中小企業提供金融服務。
             
            一般來說,中小企業的風險是遠大于核心企業的。因此,張三通過供應鏈找出中小企業與核心企業的交易聯系,將核心企業的商業信用引導至中小企業,將中小企業融資的不可控風險轉變為供應鏈整體的可控風險。這種模式就是供應鏈金融。
             
            供應鏈金融有三種傳統模式:應收賬款融資模式、預付款融資模式和存貨融資模式。在實際操作中,供應鏈金融業務大多采用應收賬款融資模式。
             
            應收賬款融資模式以企業間的真實交易為基礎,其中有相當部分以商業票據為媒介,張三的關注重點是債務企業的還款能力與整條供應鏈的所有企業運營狀況。
             
            下游核心企業的雄厚資金實力與優質信用背景為上游融資企業起到了增信作用,融資企業可以及時獲得金融機構提供的貸款,以彌補資金上的臨時
             
            短缺,保證生產的持續運作以及整個供應鏈的暢通。
             
            2.資金方的困境
             
            但是,如果現實也如理想這么豐滿就好了。作為資金方的張三,在做供應鏈上游中小企業的應收賬款融資業務時,也會面臨一些問題:
             
            其一,核心企業開具的商業票據額度一般較大,會占用張三大量現金流;
             
            其二,核心企業雖然商業信用好,但是張三并不了解它的實際狀況,存在信息不對稱的問題,有潛在的風險;
             
            其三,商業票據在市場上的流通性差,不容易變現。
             
            標準化票據出現:引入更多資金方,充分競爭
             
            然而,這些問題在標準化票據誕生后都迎刃而解。前面說到,相比于普通商業票據,標準化票據經過承托機構和票據經紀機構的處理與分割,不僅額度更小,投資門檻低,而且信息披露更徹底,打破了投資者與出票企業之間的信息不對稱,投資風險更低。
             
            不僅如此,標準化票據在金融市場上的流通性遠好于普通商業票據,變現能力更強。
             
            借助標準化票據,中小企業可以將核心企業的商業票據賣給標準化票據存托機構,更快融得資金;張三可以通過購買以核心企業出具的商票為基礎資產的標準化票據間接向中小企業融資,同時降低投資風險。
             
            這樣一來,供應鏈金融的準入門檻和風險再一次降低,自然會吸引更多像張三這樣的中小資金方進入供應鏈金融市場,一方面增加供應鏈金融市場的資金供應,另一方面充分發揮市場競爭機制,降低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讓更多的資金投入實體生產,使供應鏈生產與供應鏈金融相輔相成,進入良性循環,共同發展。
            2021-12-31 09:44:47
          • 11月末,普惠小微貸款余額18.9萬億元,同比增長26.4%,比各項貸款增速高約15個百分點。
             
            11月末,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小微經營主體約4300萬戶,同比增長35%。
             
            11月,新發放普惠小微貸款平均利率4.98%,比上年12月下降10個基點。
             
            11月末,投向制造業的中長期貸款同比增長33.8%,保持較高增速。
             
            多項數據顯示,當前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持續提升,對中小微企業支持力度不斷加大。
             
            今年以來,人民銀行堅決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貨幣政策“穩”字當頭,穩健的貨幣政策靈活精準、合理適度,做好跨周期政策設計,保持了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同時,進一步發揮好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精準導向作用,對小微企業、制造業等需要長期支持的領域加大政策支持力度,為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發展營造了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總的來看,金融支持中小微企業取得積極成效,企業融資成本降低,微觀經濟活躍,國內產業鏈保持完整,就業市場保持穩定,經濟發展穩步恢復。”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表示。
             
            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今年以來,人民銀行綜合運用降準、中期借貸便利、公開市場操作等多種貨幣政策工具,靈活精準開展流動性調節,維護市場穩定,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貨幣市場利率運行平穩。
             
            從最新公布的數據看,當前,金融運行總體平穩,金融總量平穩增長,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11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235.6萬億元,同比增長8.5%。人民幣貸款余額191.56萬億元,同比增長11.7%。
             
            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促進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今年7月份和12月份,人民銀行兩次分別降低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共釋放長期資金約2.2萬億元。存款準備金率兩次下調后,金融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降至8.4%,較2018年初降低了6.5個百分點。
             
            進入三季度后,多地疫情反復、洪澇災害頻發、能源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多重因素疊加,經濟下行壓力增大。作為宏觀調控政策的重要一環,為保持經濟常態化恢復發展,貨幣政策持續發力。
             
            近日召開的2022年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以下簡稱“人民銀行工作會議”)提出,要綜合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對此,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梁斯表示,12月份的降準在降低金融機構考核壓力的同時,也為其提供了長期、穩定的資金來源,有助于提高金融機構服務中小企業的意愿和能力。此外,降準釋放的資金將有效緩解金融機構的負債壓力,帶動貸款利率下行,繼續推動企業綜合融資成本下降,達到進一步為實體經濟減負的效果。
             
            加大對重點領域精準滴灌
             
            在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同時,人民銀行充分發揮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牽引帶動作用,持續加大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精準滴灌。積極運用支小再貸款、再貼現等工具,引導金融機構進一步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等領域支持力度。同時,突出直達性、精準性特點,持續推進兩個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
             
            從效果看,普惠小微貸款延期支持工具減輕了小微企業階段性還本付息壓力。截至2021年11月末,延期支持工具為3684家地方法人銀行提供激勵資金,累計提供激勵資金189億元,直接帶動普惠小微企業貸款本金延期金額20016億元;普惠小微信用貸款支持計劃有效緩解了小微企業缺抵押、融資難問題。截至2021年11月末,信用貸款支持計劃累計支持地方法人銀行2128家,人民銀行提供資金總額3175億元,直接帶動發放普惠小微企業信用貸款8794億元。
             
            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近日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明年人民銀行將重點做好兩項直達工具政策接續轉換工作:一是實施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工具,從2022年起到2023年6月底,人民銀行對地方法人銀行發放的普惠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貸款,按余額增量的1%提供資金,鼓勵增加普惠小微貸款;二是將普惠小微信用貸款納入支農支小再貸款支持計劃管理,原來用于支持普惠小微信用貸款的4000億元再貸款額度可以滾動使用,必要時可進一步增加再貸款額度。
             
            為進一步加大對中小微企業紓困幫扶力度,9月初,人民銀行新增3000億元支小再貸款額度,在今年內以優惠利率發放給符合條件的地方法人銀行,支持其增加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貸款,要求貸款平均利率在5.5%左右,引導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人民銀行提供商業銀行的再貸款利率是2.25%,商業銀行拿到這筆貸款,發放對象主要是小微企業,發放貸款的平均利率在5.5%左右。采取“先貸后借”模式,保障資金使用的精準性和直達性。
             
            結構性貨幣政策還對“三農”和小微企業進行了精準滴灌。12月7日,人民銀行下調了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0.25個百分點。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這體現了貨幣政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將有助于降低中小銀行的資金成本,進而引導中小銀行降低“三農”和小微企業貸款利率,更好地發揮貨幣政策精準滴灌和直達實體的作用。
             
            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
             
            今年以來,我國利率市場化改革繼續穩步推進,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改革效能持續釋放。與此同時,監管層著力穩定銀行負債成本,推動企業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
             
            12月20日公布的LPR報價顯示,1年期LPR為3.8%,時隔20個月首次出現下調。溫彬表示,在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保持不變的情況下,1年期LPR下降,體現了銀行持續加大對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支持力度,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改革潛力持續釋放。
             
            在LPR改革紅利持續釋放的基礎上,今年實際貸款利率在2020年大幅降低的基礎上進一步下降。數據顯示,前11個月,整體貸款利率為5.07%,同比下降0.09個百分點,其中,企業貸款利率為4.61%,同比下降0.11個百分點。
             
            人民銀行工作會議提出,要健全市場化利率形成和傳導機制,推動企業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金融系統繼續向實體經濟讓利。此前發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在展望下一階段主要政策思路時也明確,要持續釋放LPR改革潛力,充分發揮LPR改革在優化資源配置中的作用,以市場化方式促進金融機構將更多的金融資源配置到小微企業,增強小微企業信貸市場競爭性,推動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
            2021-12-31 09:03:55
          • 作者:江西財經大學在讀碩士研究生 羅偉琪     研究方向:票據管理
             
            一、2020年票據市場整體分析
             
            疫情期間,票據因其在支付和融資方面靈活、便捷、低成本的優勢,在支持中小企業復工復產中發揮了重要作用。2020年相較2019年,票據市場整體規模小幅攀升,有進一步擴大的趨勢,其中承兌發生額與貼現發生額漲幅大體相當。在票據承兌業務方面,2020年全市場商業匯票承兌業務余額為141,000億元,同比增長11.02%;發生額為221,000億元,同比增長8.33%,占全年GDP總額的21.75%。在票據貼現業務方面,2020年全市場銀行承兌匯票貼現余額為84,000億元,同比增長10.52%;發生額為404,000億元,同比增長17.78%,占全年GDP總額的39.76%;商業承兌匯票貼現余額為5,571.5億元,發生額為26,359.8億元,同比增長17.88%,占GDP的比值為21.14%。
            圖1-1 2019-2020票據市場銀行承兌匯票承兌余額、發生額貼現余額、發生額情況
            數據來源:上海票據交易所
             
            圖1-1 2019-2020票據市場銀行承兌匯票承兌余額、發生額貼現余額、發生額情況
            數據來源:上海票據交易所
             
            圖1-2 2019-2020年票據市場商業承兌匯票承兌余額、發生額、貼現余額、發生額情況
            數據來源:上海票據交易所
             
            從圖1-1和圖1-2可以看出,2019年銀行承兌匯票和商業承兌匯票的承兌余額和貼現余額全年變動幅度較小,而到了2020年,承兌和貼現余額開始上升,在2020年中旬達到全年的最大值。2020年以來,在全力抗擊新冠疫情、支持企業復工復產的過程中,票據市場貫徹落實逆周期調控政策要求,快速有效地擴大票據融資規模,降低融資成本。在貨幣政策結構調整的過程中,充分顯示了機制靈活、反應迅速的市場化優勢,服務實體企業的導向更加突出。2020年6月末,簽發承兌金額同比增長,全市場承兌未到期金額14.19萬億元,同比增長15.31%,增速較年初提高0.04個百分點;2020年上半年,全市場累計承兌商業匯票11.68萬億元,同比增長16.58%。二季度全市場承兌量5.64萬億元,環比下降6.63%。在貼現方面,2020年6月末,全市場票據貼現余額9.7萬億元,同比增長20.48%,增速較年初下降3.55個百分點。上半年,全市場累計貼現7.86萬億元,同比增長24.23%,但二季度以來貼現量有所下滑。
             
            到2020年的下半年,銀行承兌匯票的承兌和貼現余額開始緩慢回落,而商業承兌匯票貼現余額大致平穩,承兌余額顯著上升。這說明在金融政策進一步向小微企業傾斜的情況下,商業銀行通過“核心企業簽發商票、產業鏈上企業商票貼現”的形式擴大對小微企業的融資覆蓋,推動了商票業務的快速發展。同時,票據市場電子化、透明度不斷提高,也為商票活躍度提升、票面金額小額化創造了良好的條件,此外,票據商業信用環境也有所改善。截至2020年年末,不論是銀行承兌匯票還是商業承兌匯票,貼現發生額都出現上升,其中商業承兌匯票12月末貼現發生額為1,322.08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181.21億元,同比增長15.88%;銀行承兌匯票貼現發生額為13,386.46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1,089.56億元,同比增長8.86%。這主要得益于創新業務“貼現通”,“貼現通”業務破除貼現市場信息壁壘,在全國范圍內實現待貼現票據和待投放資金的精準匹配。截至年末,累計有7,819家企業通過“貼現通”獲得票據經紀服務,28,165筆票據達成貼現意向,金額469.8億元。多家商業銀行大力推動“秒貼”業務發展,客戶從發起貼現申請操作到放款成功不到一分鐘,有效破解傳統票據業務中存在的詢價流程長、操作步驟多、到賬時間久、財務成本高等痛點,進一步推動貼現業務線上化、“零接觸”發展,實現了疫情防控和業務拓展之間的有效平衡。
             
            二、票據市場分區域年度分析
             
            為了方便分析全國各區域的票據市場狀況,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的區域金融發展報告,我們將全國劃分為四個區域:東部地區、中部地區、西部地區、東北地區。其中,東部地區包括河北、北京、天津、山東、江蘇、浙江、上海、廣東、海南、福建、深圳11個省(市);中部地區包括山西、河南、安徽、湖北、江西、湖南6個省;西部地區包括陜西、四川、云南、貴州、廣西、甘肅、青海、寧夏、西藏、新疆、內蒙古、重慶12個省(市、自治區);東北地區包括黑龍江、吉林、遼寧3個省。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各省市區域金融發展報告,全國32個省(市、自治區)中,有25個省(市、自治區)公布了2020年的票據業務數據,有7個省(市、自治區)尚未公布其2020年的票據業務數據。以下數據均來自于2020年各省(市、自治區)區域金融運行報告。
             
             (一)東部地區票據市場分析
            在東部地區的11個省(市)中,天津市、上海市、山東省以及海南省沒有公布2020年的票據業務數據。在剩下已公布票據業務數據的省(市)中,我們從票據承兌業務和票據貼現業務兩個方面進行分析。
             
            在票據承兌業務方面,東部地區銀行承兌匯票的承兌業務發展較為迅速,保持著穩步上升的趨勢。截至2020年末,東部地區的銀行承兌匯票承兌業務平均余額為8,747.98億元,較上年增加925.54億元,同比增長11.83%;承兌業務平均發生額為13,495.96億元,較上年大約增加1,136.58億元,同比增長9.20%。同時,東部地區承兌業務平均發生額占GDP的比值較為穩中有升,大約保持在20%的水平上,其中各省份占比平均排名為第六名。
             
            表2-1 2018年-2020年東部地區票據承兌業務情況 單位:億元
            在票據貼現業務方面,相較于承兌業務的平穩發展,東部地區貼現業務發展起伏較大。截至2020年末,東部地區貼現業務平均余額為5,334.03億元,較上年增加1,294.45億元,增長率為32.04%;貼現業務平均發生額經歷了一個持續增長的過程,從2018年年末的20,189.65億元增加到2019年末的26,489.29億元,在2020年年末增加為33,961.70億元,較上年增加7,472.41億元,同比增長28.21%。并且,東部地區貼現業務平均發生額占GDP比值浮動也較大,由2018年的34.5%提高到2020年的55.62%。其中各省份占比平均排名也上升了,為第8名。
             
            表2-2 2018年-2020年東部地區票據貼現業務情況 單位:億元
            注:由于數據原因,本部分未對天津市、上海市、山東省以及海南省進行分析
             
            從東部地區的票據業務數據來看,近一年來票據貼現業務平均余額和平均發生額的增長率都要高于票據承兌業務。從整體水平上看,貼現業務平均發生額占比遠大于承兌業務平均發生額占比。其中2020年的承兌業務平均發生額占比達到了一半以上。
             
            (二)中部地區票據市場分析
            在中部地區的6個省中,我們依舊從票據承兌業務與票據貼現業務兩個方面進行分析。
             
            在票據承兌業務方面,中部地區票據業務的承兌平均余額和平均發生額均有小幅度減少,中部地區的票據承兌平均余額為3,198.98億元,較上年減少20億元,同比增長-0.62%;承兌平均累計發生額為4,751.03億元,較上年減少159.91億元,同比增長-3.25%;承兌平均發生額占GDP的比值為12.83%,較上年降低了1.23個百分點,其中各省份占比平均排名為第17名。
             
            表2-3 2018年-2020年中部地區票據承兌業務情況 單位:億元
            在票據貼現業務方面,中部地區貼現業務整體增速放緩。截至2020年末,中部地區貼現業務平均余額為2,562.23億元,較上年增長473.9億元,同比增長22.69%;貼現業務平均發生額為11,468.98億元,較上年增長2,385.08億元,同比增長26.25%;貼現平均發生額占GDP的比值為30.96%,相較2018年提高了5.47個百分點,其中各省份占比平均排名為第16名。
             
            表2-4 2018年-2020年中部地區票據貼現業務情況 單位:億元
            從中部地區的票據業務數據來看,2020年票據貼現業務平均余額和發生額都是增加的,但承兌業務的平均余額和發生額都下降了。承兌業務發生額占比相比于上年下降,貼現平均發生額占比比去年提高5.47個百分點,其中各省份的占比排名也都相互持平,沒有發生較大的變動。
             
            (三)西部地區票據市場分析
            在西部地區12個省(市、自治區)中,新疆、貴州和西藏沒有公布2020年度的票據業務數據。在剩下已公布票據業務數據的省(市、自治區)中,我們簡要分析西部地區的票據承兌業務和票據貼現業務。
             
            從票據承兌業務來看,截至2020年末,西部地區票據承兌平均余額為1,632.94億元,較上年末增加了298.21億元,同比增長22.34%;承兌業務年平均累計發生額為2,376.99億元,較上年末增加了214.59億元,同比增長9.92%;承兌平均發生額占GDP的比值為11.9%,較上年減少了0.89個百分點,其中各省份占比平均排名為第18名。
             
            表2-5 2018年-2020年西部地區票據承兌業務情況 單位:億元
            注:由于數據原因,本部分未對西藏地區進行分析
             
            從票據貼現業務來看,西部地區2020年末貼現平均余額為1307.73億元,較上年末增加了322.8億元,同比增長32.77%;貼現平均發生額為6659.57億元,較上年末出現了一個較為明顯的增加,增加了2576.25億元,同比增加63.09%;票據貼現的年平均發生額占比為33.34%,與2019年末的24.55%相比,出現了較大幅度的提高,提高了8.79個百分點,其中各省份占比平均排名為第15名。
             
            表2-6 2018年-2020年西部地區票據貼現業務情況 單位:億元
            注:由于數據原因,本部分未對西藏地區進行分析
             
            相較于東部地區與中部地區,西部地區貼現業務的平均年累計發生額及其占比相較2018年,都發生了一個較為顯著的提高,尤其是貼現發生額,同比增加了63.09%,這反映了西部地區2020年在票據融資業務這方面取得一定發展,縮小了和東部地區和中部地區的差距。
             
            (四)東北地區票據市場分析
            東北地區3個省均公布了2020年度的票據業務數據。同樣地,我們從票據承兌業務和票據貼現業務兩個方面進行分析。
             
            在票據承兌業務方面,東北地區2020年末承兌業務平均余額僅為2,660億元,相較于2019年下降了99.9億元,同比下降了3.62%;承兌業務平均發生額為3,970.8億元,較上一年下降了99.33億元,同比下降了2.44%;承兌業務平均發生額占GDP的比值為23.3%,比去年增加了3.37個百分點,其中各省份占比平均排名發生了顯著變動,為第5名。
             
            表2-7 2018年-2020年東北地區票據承兌業務情況 單位:億元
            在票據貼現業務方面,2020年末東北地區貼現業務平均余額為1,727.83億元,較上一年增加了289.8億元,同比增長20.15%;貼現平均發生額為10,404.36億元,相比2019年增加了3,361.06億元,同比增長47.72%;貼現業務平均發生額占GDP的比值為61.05%,較去年出現了較為明顯的上升,增加了24.5個百分點,其中各省份占比平均排名為第7名。
             
            表2-8 2018年-2020年東北地區票據貼現業務情況 單位:億元
            與西部地區不同的是,東北地區的票據承兌業務出現了較為明顯的下降趨勢,無論是承兌業務年末余額還是發生額,相較2019年均發生了一定程度的下滑,承兌業務發生額占比相較上一年變化不大,而票據貼現業務繼續呈現不斷增長的趨勢,其中貼現平均發生額占比出現大幅提高。
             
            表2-9 2020年各區域票據業務數據情況 單位:億元
            注:因為有7個省(市、自治區)沒有公布2020年的票據業務數據,因此各區域各項業務占比總和不為1
             
            三、2020年末票據市場分區域比較分析
             
            從整體情況來看,各區域票據業務發展存在不平衡的情況。無論是票據承兌業務還是票據貼現業務,從業務總量及占比情況上看,東部地區的票據業務發展狀況要好于其他地區,而東北地區的票據業務發展狀況相對較為落后。全國票據業務主要集中于東部地區,東部地區銀行承兌匯票承兌余額占2020年全國銀行承兌匯票承兌業務余額的43.43%,發生額占比為42.75%,銀行承兌匯票貼現余額占比44.45%,貼現累計發生額占比58.84%,商業承兌匯票貼現余額占2020年全國商業承兌匯票貼現余額的61.53%;發生額占比為70.93%;遠高于其他地區,這與東部地區的經濟發展狀況有著直接的關系。東部地區中包含了我國一些經濟較為發達的一線城市,如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還有一些經濟發展較快的省份,如江蘇省和浙江省。這些地區較為發達的經濟水平為票據業務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客觀環境,優質的投融資環境、多元化的投資主體以及國家政策的大力支持,都不斷促使著東部地區的票據業務蓬勃發展,這也同時體現了東部地區對票據業務發展足夠重視。
             
            相對東部地區而言,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的票據業務占比大約為東部地區的三分之一,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的票據業務情況相差不大。2020年末,中部地區銀行承兌匯票承兌余額占比為13.61%,承兌累計發生額為12.90%,貼現余額為18.30%,貼現累計發生額為17.03%;商業承兌匯票貼現余額占比為21.77%,發生額占比為13.92%。而在西部地區,銀行承兌匯票承兌余額占比為10.42%,相較于中部地區低了3.15個百分點;承兌累計發生額占比為9.68%,相比中部地區低3.22個百分點;銀行承兌匯票貼現余額占比為14.01%,低于中部地區4.29個百分點;貼現累計發生額占比為14.83%,僅低于中部地區2.2個百分點。商業銀行承兌匯票貼現余額占比為10.86%,相當于中部地區占比的一半,發生額占比為11.57%,低于中部地區2.35個百分點。
             
            與其他三個地區都不同,東北地區的票據業務占比是這四個區域中最低的,各項業務占比大約為中部、西部地區的一半。東北地區2020年末銀行承兌匯票承兌余額占比僅為5.66%,承兌累計發生額占比僅為5.39%,銀行承兌匯票貼現余額占比為6.17%,貼現累計發生額為7.72%;商業承兌匯票貼現余額占比為5.87%,發生額占比為5.23%。中部地區、西部地區以及東北地區的票據業務量較少是由于這三個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與東部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還存在一定的差距,投資主體對票據的功能作用認識水平有限,區域票據市場及其各項配套設施完善程度不夠,當地政府機關對票據市場發展重視程度不足等因素造成的。
             
            四、區域票據市場發展的相關建議
             
            根據以上對四大區域票據市場的分析,我們發現東部、中部、西部、東北這四大區票據業務發展不平衡,東部地區票據業務發展遠超過其他三個地區,東北地區票據業務發展落后較大。針對這一現狀,本文將提出以下幾點建議,以期盡可能縮小各區域之間的差距,從而促進票據全市場協調發展,更好地為實體經濟進行服務。
             
            (一)因地制宜,明確商票發展重點
            票據市場的發展受到地區的經濟發達程度影響,經濟發達程度越高的地區,融資規模也相應較大,票據所融通的資金額也更多。東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在商票承兌和貼現額存在較大的差距在于東部地區有一定經濟基礎,一方面改革開放優先開發東部沿海地區,資金和技術都往東部集中,另一方面西部地區政策對西部地區的扶持效果不大,自身也沒有產業支撐,經濟基礎薄弱。因此,對不同地區的商票發展,要結合該地區的經濟發展情況,還有產業結構,來推行不同的發展方案。例如要積極推動電子商業承兌匯票業務的發展,可以先在京津翼、長三角、珠三角等經濟發達地區進行試點和推廣,這些地區頻繁的經濟交易加強了商業信用基礎,票據使用較多可以充分發揮商票的融資結算功能。電子商業承兌匯票業務在這些地區的積極發展可以為其他地區發展電子商票的發展提供經驗,結合地區經濟發展程度和地區特色來制定相應的發展方案,達到商票發展的目的。
             
            (二)在供應鏈金融中推動應收賬款票據化
            我國經濟正處于高質量發展階段,產業鏈現代化建設是推動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舉措。我國應收賬款規模不斷增長,企業應收賬款規模過大會影響企業的資金運轉和正常經營。推動應收賬款票據化,能夠有效促進產業鏈業務流轉,為上下游企業帶來更低成本的融資方式和更大的利益空間。東北地區和西部地區發展以工業為主,生產周期長,工業的應收賬款體量大,這兩個地區應積極推進應收賬款票據化,用票據盤活應收賬款不僅解決了企業的融資問題,還推動了這些地區的商票發展。
             
            (三)加大票據市場基礎建設投入力度
            當前,票據市場基礎設施建設還不夠完善,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票據市場在不同地區、不同機構間割裂、透明度低,市場參與者之間無法充分對接需求,還存在交易成本高,信息嚴重不對稱等問題。割裂的票據市場也使監管部門無法及時準確地把握票據市場運行情況,不利于對市場進行監督來防控風險。在票據交易方面,不論是票據承兌還是票據貼現,應將票據業務系統融入票交所平臺,實現業務系統的對接,來提高票據業務透明度,打破各地區之間的信息壁壘。經濟發達地區票據業務多樣,商票流通速度快,需要進一步提高業務透明度,這樣一來經濟相對落后的地區也可以在統一的平臺上對接資金供給方和需求方,來有效地進行票據交易。
             
            (四)依托金融科技推進票據創新
            上海票據交易所依托金融科技,積極探索票據產品創新,給中小企業提供了更多的融資選擇,對于經濟發展落后的地區來說,票據方面的創新帶來了更多進入票據市場的機會,相比以前票據市場的準入門檻,要達到一定的硬性標準才能進行票據業務交易,而票據創新產品的出現是為了滿足不同客戶的需求,挖掘潛在客戶,不同的產品對應不同的標準。這樣一來,不管是東部地區還是東北地區,商票的使用在性質上可以根據地區產業結構和特色在多樣的票據產品間進行選擇,不用受制于商票的標準,商票的使用量相對來看不會存在很大的區別,滿足了不同地區對商票的需求。
            2021-12-31 08:40:11
          • 12月17號到期的海南海島建設物流有限公司12月30日兌付。



             

            2021-12-31 08:28:51
          評級說明
          • R0、R0+、R0++(未發現風險)
          • R1、R1+、R1++(低風險)
          • R2、R2+、R2++(中風險)
          • R3、R3+、R3++(高風險)
          • Unable(未達評級標準或數據不全)
          評級應用
            企業在做賒賬貿易的過程中,建議查詢下游客戶的風險評級,具體建議如下:
          R0和R1表明賒賬貿易風險較低;
          R2和R3表明賒賬貿易風險高;
          Unable 表示暫時無法作風險評級,但并不代表有風險或無風險,要另行判斷。
          風險評級 更多
          關于我們  - 網站聯盟  - 網經社  - 產業互聯網研究院  - 網盛創新研究院
          網盛企業風險評級中心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生意寶 備案號:浙ICP備10215393號-19
          發公告 置頂
          我和子发生了性关系视频,2021最新在线精品国自产拍视频,亚洲精品韩国专区在线观看,国产99视频精品免视看7